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弹头威力 >

美军正研制集束炸弹替代弹头 原有武器威力太大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弹头威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美国“陆军技术”网站近日发表了贝勒奈西贝克的文章:Are cluster bomb alternatives just as bad?。文章称,集束弹药因其对于平民的巨大伤害成为众矢之的,美国虽然不是《集束弹药公约》缔约国,但仍然大力推进“替代型战斗部计划”,以发展符合公约规定的替代弹头。文章详细介绍了该计划的背景、现状和未来。文章编译如下: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最近展示了其多管制导火箭发射系统(Guided Multiple Launch Rocket System,GMLRS)替代弹头,该弹头能够提供集束弹药同样的效果,但没有残留未爆弹药的危险。由于美国一直没有签署国际《集束弹药公约》(Convention on Cluster Munitions),这一计划的目标是什么,替代弹头真的是一种人道主义选项吗?

  《集束弹药公约》批准于2010年,该公约禁止使用这些武器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在武装冲突期间,它们会大面积散布爆炸性子弹药以摧毁流动或多重军事目标,无法将平民和战斗人员区别开来;第二,在武装冲突结束后,很大一部分已经散射或释放的子弹药未能按意想方式引爆,大量残留的未爆弹药会对平民造成致命伤害。

  尽管已经有112个国家签署了该公约,但在未签约国家之间,包括美国、沙特阿拉伯和印度,自由贸易仍然存在。2008年,五角大楼发布了自己的集束炸弹政策,该政策认为,在某些任务中,子弹药的弹头——集束弹药是其正式称谓——比单一的、非子弹药的替代品更合乎人道主义。

  “因为未来的对手很可能会为军事目标配备平民盾牌,例如,将军事目标安置在所占据的建筑物的屋顶,这时候使用单一弹头,可能会比集束弹药导致更多的平民伤亡和损失,”该政策认为,“因此,对集束弹药采用一刀切式的禁止是不能接受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会对军事产生负面后果,同时也是因为它会对平民产生潜在的负面影响。”

  尽管如此,美军仍然正在为其中一种型号的集束弹药——双用途改进型常规弹药(Dual-Purpose Improved Conventional Munitions,DPICM)——寻找替代品。鉴于美国军方指定的M270“钢雨”多管火箭炮(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的多管制导火箭发射系统之一)是一种发射双用途改进型常规弹药,以及一些单一弹头的系统,新武器将是一种插入式多管制导火箭炮系统发射的双用途改进型常规弹药的替代品,它具有双用途改进型常规弹药类似的打击效果,但没有其负面的缺点。

  2012年4月,美国国防部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一份价值7940万美元的合同,以实施“替代型战斗部计划”(Alternative Warhead Program,AWP)。“替代型战斗部计划”的目标是发展一种能够打击相同类型的目标,实现相同的群体攻击,但不会像集束弹药那样在武器部署数年后还残留杀伤或者杀害平民的未爆弹药的战斗部。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子承包商——专业弹药研究公司——阿联特技术系统公司(ATK)已经开发出了新的弹头,其设计满足或超过未爆弹药的要求,适用于现役火箭炮的体系架构和作战理念,并满足杀伤力和钝感弹药需求。尽管美国国防部已经确认“替代型战斗部计划”所生产的弹头符合《集束弹药公约》的规定,但无论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还是美国阿联特技术系统公司都没有具体说明,在最新的升级项目中,这是否是一种严格的单一武器。

  在最新的远程测试中,高机动炮兵火箭系统(HIMARS)发射器发射了“替代型战斗部计划”所生产的弹头,并成功地摧毁了它们在65千米以外的目标,从而使该项目进入了发展测试/作战试验(DT/OT)阶段。

  托马斯纳什(Thomas Nash)是总部位于伦敦的英国非政府组织“第36条”(Article 36)的负责人,该组织着眼于武器的人道主义影响,并鼓励更多的公众监督武器的发展和武器的使用。他对于“替代型战斗部计划”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对于多管火箭炮的这种替代弹头是否有子弹药,我不是很清楚。依我来看,他们好像正在开发一种单一弹头,”他说。

  “为了符合《集束弹药公约》的规定,正如这些文章所说,如果它有子弹药,它们就必须配备自毁引信。这些弹药必须少于10枚弹头,低于一定的重量,而且这些子弹药还需要自主选择和攻击个体目标。”

  “第36条”认为,只有两种子弹药武器符合《集束弹药公约》的规定。一种是德国GIWS mbh公司生产的“155毫米炮兵用传感引信弹药”(sensor-fused munition for 155mm artillery,SMArt 155),德国GIWS mbh公司是莱茵金属公司和Diehl BGT Defence公司的合资公司;第二种是“博尼斯”(Bonus)制导炮弹,这是法国和瑞典联合研制的一种第三代智能弹药,其中的两枚子弹药能够各自独立地发现和打击目标。

  “我们之所以关注集束弹药以及一些国家为什么试图禁止它们,首要原因是它们采取大范围地群体攻击,这导致它们难以准确定位,”纳什说。“虽然我们不一定会主张全面禁止这些能够进行大范围群体攻击的爆炸性武器,但它们确实不适合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使用。许多国家(大约有40个国家)已经同意,群体攻击爆炸性武器不应该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使用。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冲突中所使用的多管火箭发射系统都是老式的系统,它们在人口密集的地区绝对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

  非公约缔约国提出的假想情境是基于集束弹药必须使用的前提,例如,攻击水坝上的炮位。如果我们使用一种单一武器,我们将摧毁大坝,他们辩解说,但如果我们使用了集束弹药,我们仅仅是炸掉炮位。

  “这就像是说,我不能用棍子打我的孩子,我必须用锤子打我的孩子一样,”纳什说。“正是因为这件武器是不适宜的,所以你不能使用它,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使用更糟糕的武器。”

  把集束弹药的合法性放在一边,美军对于“替代型战斗部计划”的兴趣可能会为现代冲突性质的变化带来一缕曙光,因为这说明美国投射军事力量的方式不是通过群体攻击武器来对该地区进行饱和攻击。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诸如美军驻阿富汗部队领导人坦利艾伦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Allen McChrystal)之类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指挥官都主张远离空袭,”纳什说。“他们要求自己的下级指挥官尽一切可能避免呼叫空袭和轰炸一个地区,他们想要回到从前,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希望回归轻武器射击,他们希望有更多的巡逻。”

  然而,正如叙利亚冲突所证明,流氓国家会将国际法搁置在一旁。阿萨德政府已经签署了《日内瓦公约》(Geneva Convention),但他经常无视这些规则。叙利亚没有签署《集束弹药公约》,该国大量使用集束弹药并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

  但诸如“替代型战斗部计划”之类的项目至少可以表明一个新的远离集束弹药的国际行动的开始。

  “有趣的是,正在为美国开发的这些弹药都在寻求符合《集束弹药公约》的规定,而美国却没有签署该公约,”纳什说。“这将对国防工业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是一种积极的选择。”

本文链接:http://jeromeacks.com/dantouweili/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