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弹头动能 >

中段反导哪家强 专家评点美俄中 洲际导弹的天敌是?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弹头动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俄近日首次成功进行“反卫星导弹”试射引美媒关注 中段反导哪家强 专家评点美俄中 钱报智库专家:三家各有长短,定向能武器才是洲际导弹的天敌 记者 屠晨昕

  当美国总统小布什2001年撕毁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导条约,强力推进“陆基中段防御系统(GMD)”企图实现里根时代“星球大战”宏伟蓝图时,他或许不会料到,如今美国在反导这个曾独霸天下的领域遭遇有力挑战。

  近日,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称,俄罗斯11月18日首次成功进行了一次“反卫星导弹”试射,其最新A-235“萨马莱特-M”反导系统的机动发射车上的Nudol OKR导弹垂直发射后,击中了大气层外目标。

  美媒还报道,11月1日中国进行了“动能-3”所谓“反卫星导弹”试验。专家称,事实上各种迹象表明,俄中这两次试射其实是中段反导试验——将敌方弹道导弹在大气层外飞行弹道中段将其击毁,是当下最“高大上”的反导拦截方式,全球只有美、俄、中三家有这个能力。

  那么,中段反导技术究竟有哪些门道?靠不靠谱?三大国在这个领域的技术水平如何?记者专门邀请钱报智库、二炮专家宋忠平和军事科普作家张明来为钱报读者作“庖丁解牛”。

  “对远程和洲际导弹在弹道中段进行拦截,这样可以防止来袭核弹头的碎片落入本土,造成次生的放射性危害。”宋忠平告诉记者,冷战期间苏联发展了A-35“橡皮套鞋”反导体系,采用核战斗部,在莫斯科周边进行实战部署。

  上周一,在俄国际文传电讯社的节目中,俄反导拦截部队的一名营长透露:“很快我们将接收新型导弹防御系统,采用新的杀伤方式。”俄媒还称,试射是用机动式发射装置进行的。

  美媒称,A-235“萨马莱特-M”反导系统相当于美国GMD系统(采用GBI陆基拦截弹),用来对假想中飞向莫斯科的洲际导弹实施中段拦截,也可攻击卫星。

  “以核爆炸去拦截导弹,杀伤成功率高,但会对本土产生巨大的放射性污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此在‘橡皮套鞋’基础上,苏联发展了A-135,现在俄又发展了第三代的A-235,既可用核弹头,也可以用常规弹头,后者使用近炸引信来摧毁目标。

  “俄反导技术最大的劣势在于拦截精度,所以不得不采取近炸引信、破片杀伤。”宋忠平解释道,近炸弹头会迸发出几千片破片,虽然击中目标弹头的概率很高,但因为破片太轻,杀伤力有限,可能只会让“皮糙肉厚”的目标弹头“擦破点皮”,难以彻底摧毁。

  因此,美国几大主力反导系统——海军的标准-3、陆军的爱国者-3、GMD陆基中段防御体系都采取KKV动能碰撞拦截,利用与弹头的巨大相对速度形成的强大动能,彻底粉碎来袭弹头,击中就保证必杀。“高速飞行时搜寻、跟踪小小的目标弹头并直接撞上去,这可比飞到目标弹头附近十几米处爆炸要难得多,对制导的精确和灵敏度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宋忠平说。

  美国的GBI导弹,被认为是“当前最先进的洲际导弹拦截武器”,采用惯性和雷达、红外制导方式,精准捕捉到目标,并进行动能碰撞。

  根据GBI陆基拦截弹的公开参数,我们可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武器——弹长16.8米,直径1.27米,全重高达22.5吨,三级火箭脱离时进入太空速度超过每秒8公里,射高达到惊人的2000公里,有效射程高达6000公里!远胜任何其它类型的防空导弹。

  不过,目前GBI只部署了44枚,其中阿拉斯加40枚,加州4枚。“之所以没有大量部署,是因为其效果不好,试验拦截成功率仅有40%,很多技术难题没有克服,还远没有成熟。”宋忠平透露,GBI拦截朝鲜的“大浦洞”导弹还好说,若要是想对付俄罗斯“亚尔斯”、中国东风-41这样突防能力非常强悍的新洲际导弹,GBI完全是力不从心。

  “实际上,现有反导体系的实战拦截成功率都不会很高。”宋忠平进一步解释说,“反导试验都是在理想状态下,体系之间的衔接都没有任何干扰,如果在持续强烈干扰的复杂电磁环境下,还有多少可靠性?”

  另一方面,现在弹道导弹不断发展先进突防手段——分导式多弹头、诱饵释放、机动变轨、弹头加固、抗电磁辐射等,面对这样的弹道导弹,现有反导体系更要让人捏一把汗了。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反导体系的升级比弹道导弹的升级的难度要大得多、成本高得多。这也就制约了反导体系的升级速度。”

  在宋忠平看来,真正在实战中强有力的拦截方式是定向能武器,包括激光、粒子束、高能微波,比动能碰撞和近炸杀伤要好得多得多。“来袭弹头的速度是每秒几公里到十几公里,在每秒30万公里的光速面前就不算什么了。”

  目前,无论是陆基还是海基的反导体系,从地球表面发射,垂直上升到大气层外打击来袭弹头,反应时间太长。宋忠平展望道,“如果在太空中低轨道部署定向能武器,就可以避免大气层对激光能量的消减,来袭弹头即使变轨,也很难躲过打击。”

  将中俄中段反导试验硬说成是“反卫星”试验,这是美国媒体一贯以来的习惯动作。尽管美方承认中国在前几次导弹拦截试验中,拦截的是弹道导弹高速模拟弹头,并非卫星,但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报告中,它们仍被当做是反卫星试验。

  美国导弹专家杰弗里·刘易斯表示,中段反导拦截弹与反卫星导弹本质上是一样的,区别仅在于,拦截低轨卫星的难度,要远小于拦截同等高度以8倍音速飞行的洲际导弹。

  “美国舆论将我国的试验归类为反卫星试验,不能不说是一个聪明的宣传技巧。虽然反导和反卫星都会影响战略平衡,而且从能力上说就是一回事,但在舆论上,反导试验追求的是防御性的能力,而反卫星则是进攻性的举动,还会制造轨道碎片威胁各国太空资产。”军事科普作家张明表示,美国人不厌其烦地炒作中俄“反卫星试验”,目的在于潜移默化的灌输“中俄是麻烦制造者和秩序破坏者”的负面形象。

  “明知现有反导系统在实战中不靠谱,但美国人始终不断烧钱、咬牙坚持,就是要以导弹防御为名来发展完整的反卫星体系,这在舆论上更主动、阻力更小。”张明说,反过来炒作中俄“反卫星”概念,也是为美国自身的太空军事化提供冠冕堂皇的借口。

本文链接:http://jeromeacks.com/dantoudongnen/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