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单艇攻击 >

历史上有哪些在己方失利、国家败亡时产生的惨壮事迹?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单艇攻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如西楚霸王乌江自刎前的入阵斩将夺旗,日本战国武田灭亡时土屋昌恒的天目山千人斩,这些怀着必死的觉悟在生命的最后绽放炫目光彩的事迹。

  晚清时期,新疆叛乱频出,同治三年,南疆地区发生声势极大的动乱,叛军包围库车城,准备以此为据点,分裂新疆,建立宗教国家。

  由于叛军都是普通农民,这时他们认为自己叛乱需要一个有身份的宗教领袖来坐镇,会名正言顺,更显得自己师出有名,还能吸引更多的穆斯林来投奔,于是他们把目光锁定了当时南疆地区的宗教领袖、清政府封的第六代库车王爱玛特.艾合买提郡王,于是叛军围住库车王府,逼迫爱玛特郡王出任他们的首领,不然就要用乱石砸死他(石刑是伊斯兰教的酷刑之一,死者是没有权利上天堂的)

  爱玛特郡王看到来势汹汹的叛军,要求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平静的对他们说

  “我们家族好几辈人为大汗效劳,得到了官位、财富、水和土地。我自己也好几次觐见过大汗。我们祖辈吃的都是大汗的盐,享受大汗给的荣华富贵。现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对给过我盐吃的大汗翻脸。虽然大汗是一位异教徒,我也要信守诺言,我不做你们的首领。”

  在1941年德军入侵期间,希腊军虽不敌,还是发生了让人难忘的一幕:1941年4月27日,德军进入雅典,登上卫城,并命令护旗的年青埃夫佐尼孔斯坦蒂诺斯·库基季斯

  取下希腊国旗换上纳粹卐字旗。这位军人照做了,但却拒绝将国旗转交给德国人,而是以国旗裹身从卫城高处坠落而死。

  当人们第二天在尸体堆发现皇帝时,只能从他靴子上所绣的鹰来辨认出他的身份。 君士坦丁十一世

  公元73年,东汉永平十六年,外戚窦固率军大破北匈奴,收复中断联系65年的西域并重新设置西域都护府。汉朝遂撤军。留下不到2000汉军驻守西域都护府

  戊校尉耿恭派出信使求救,当消息传到洛阳,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刚刚上任3个月的章帝年轻气盛,不顾大多数大臣的反对,发七千铁骑从河西出发前去营救被困汉军。

  而西域这边,都护陈牧力战殉国,天山南麓己校尉关宠驻地守军亦全军覆没。北麓的耿恭在这一年里凭借汉军的科技与战术优势死守疏勒城

  汉军被截断水源,耿恭便下令挖井,深挖15丈不见水。耿恭仰天长叹,拔剑插在井前,跪地磕头求水……于是水就冒出来了( ̄▽ ̄”)

  没有吃的,就先是宰杀牲畜,然后是树皮草根,最后只得把皮甲和弓弦的兽筋部分煮软了吃。

  一年后,城里能战斗的士兵就剩几十人了,几乎被撕成布条的汉军军旗却依然飘扬在疏勒城上空。匈奴单于敬耿恭是条汉子,派使臣招降,结果进城就被五花大绑押上城头斩了。然后当着匈奴兵的面把使臣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煮了吃。(“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历。)

  正当匈奴单于决定发起总攻的时候,苦苦等待的汉家援军先锋两千人终于出现在疏勒城外。此时城里能站起来的士兵仅剩下二十六人了。汉军在掩护撤退过程中,数百骑兵壮烈殉国。待随汉军回至玉门,这二十六人仅剩了十三人。但这十三勇士在这两千骑兵拼死掩护下得以生入玉门,并在洛阳接受皇上接见。(拍成电影,比什么拯救大兵帅多了)

  公众号:千古名将英雄梦(herodreams3000)实体书已出版至《天下强汉》

  公元74年,东汉王朝重新开始经营西域,设西域都护府。第二年,西征汉军班师凯旋。留校尉耿恭守疏勒城、校尉关宠留守柳中城。不料大军刚撤,匈奴单于就卷土重来,率数万大军分别围攻柳中城和疏勒城长达一年之久,等到东汉朝廷得到消息,开会研究,筹措粮草,发兵远征,一路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公元76年正月,汉军抵达柳中城,发现匈奴与车师联军早在一个月前已攻破柳中城,己校尉关宠及所部数百将士均壮烈殉国。汉朝援军现在能做的,除了给关宠等人收尸、让这些英勇的汉家烈士们可以魂归故里;剩下的,也只能努力杀敌、为惨死于匈奴之手的同袍们报仇雪恨了。

  数日后,汉朝大军攻至交河城(车师前国首都,故址在今吐鲁番市以西10公里的雅儿乃孜沟)下。

  目睹了柳中城的惨烈景象后,汉军将士们一腔悲愤正无处宣泄,碰到师老兵疲的匈奴军队,自是一阵狂轰猛打,以高屋建瓴银河倒挂之威,势如破竹杀将过去,最终斩首三千八百级,俘虏三千余人,缴获驼、驴、马、牛、羊等牲畜三万七千头。惨败之下,驻扎在天山南麓各处的匈奴军队只得化整为零,逃散无踪。而车师前国见势不妙,也重新投降了汉朝。

  至此,天山南麓全面收复。而尸也收了,仇也报了,几个汉军将领一合计,竟然决定不管天山北麓的校尉耿恭,就此打道回府、班师回朝。

  不要怪大家绝情,事实摆在眼前:关宠所部被围的时间比耿恭他们还短,都没能撑到援军到来,以此推断,耿恭等人存活的可能微乎其微。又值数九寒冬,大雪封山,道路难行,再冒此奇险多跑数百里路,没意义。万一大军被困在山中出不来,或被天山北麓的匈奴大军伏击,这岂不更悲剧了吗?

  交河城下,汉军营中一片死寂,只有当年被耿恭派往朝廷求援的老部下范羌一个人在低声哭泣。

  好不容易求来了援兵,翻过山去就可以把弟兄们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但你们说不救就不救,我无法接受,一万个不接受!

  他们怕呀,怕一失足成千古恨,把本来一场到手的胜利再丢掉,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但是范羌不怕,耿恭的部队里,没有一个窝囊废!这就是一个指挥官带给整支军队的军魂,它能感染所有将士,给予他们无上勇气,让他们无论面对任何困难,都能相信奇迹,从而坚持到底,爆发奇迹!

  于是,面对诸将的软弱与绝情,范羌拒不领命,只挡在大帐之前,屈男儿之膝,扑通跪在地上,开始一个劲的叩头,头碰之处,血流满地。汉军主将秦彭无奈站起身来,一声长叹:范羌,你接受现实吧,耿校尉他们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还活着!为了救一群必死之人要再让这么多同袍弟兄去送死,这种无谓的牺牲值得吗?

  范羌膝行上前,死死抱住秦彭的腿,怎么也不放他走,几个士兵赶紧冲上来,连拉带拽的把范羌往外拖。

  死寂的夜色中,传来范羌凄厉的哭喊:秦将军,你就让我带人去疏勒城看看吧,我相信耿校尉一定还在率部坚持战斗!他们一定还有人没死!就算死了,我也要跟他们死在一处!

  耿恭此时还真没有死,他果然活着。而且包括他在内,疏勒城里共有二十六个人正顽强的、用自己最后一点意志力,在硬扛着自己那虚弱的生命。

  自从吃完了最后一副铠甲,最后一张弓弩,他们已经断粮十几天了,再加上天气严寒,堕指裂肤,大家都被折磨的几乎无法站立,但他们仍在坚持,坚持自己的生命奇迹。

  其实,他们的坚持到底,完全只是一种残余的尊严、爱国之信念与求生的本能。而对于汉朝的援军,他们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下一次匈奴的进攻,或者下一次太阳的升起,大概就是他们的死期了吧!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夜般静美,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归宿吧!

  疏勒内外,大雪纷飞,一阵紧似一阵,相信雪住之时,就是匈奴大军最后攻城之刻。

  耿恭少孤,刚出生不久就死了父亲,从小由寡母辛苦抚养长大。在这最后时刻,他最思念的,就是家乡堂前老母,也不知这一年多来她身体如何,安泰与否。

  唉,自古忠孝难两全。母亲,请原谅孩儿不孝,不能生入玉门关,在您堂前膝下承欢!

  正在慨叹,忽然远处传来震天的兵马之声。再一看,马踏飞雪,扬起一片白雾,粗粗看去,至少有上千人的军队朝疏勒城开来。

  最后的时刻到了吗?将军,我们是拼死一搏,还是就此自刎,以免沦为匈奴俘虏,成为千古罪人!?

  随即下令:无力再战者,可自先行一步解脱。尚可一战者,皆随我居前杀敌,力战后死,不可降敌,以遂我等弟兄同生共死之约。

  于是,二十六人,齐齐拔出战刀,就等耿恭喊一声杀,他们就动手,杀自己,或杀敌人。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城下“匈奴军队”中忽然远远传来一声熟悉的哭喊:“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尚有我汉家弟兄否?”

  真是太及时的一句话,晚喊半秒,耿恭这边就有好几个将士要拿刀杀向自己的脖子了。

  范羌怕城上人听不清,又喊了一句,喊音未落,城头上已经爆发出了一阵虚弱但激昂的万岁之声。

  坚强如耿恭,此时一双虎目之中,也不由流下两行热泪:得救了,援兵来了,祖国的军队来接我们了,陛下没有忘记我们,朝廷没有抛弃我们。这一年多如地狱般的坚持与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城门大开,两边人马立刻汇集在一起,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执手相拥在一起,又跳又叫,又哭又笑,将士们一年多来再苦再难都从未流过的男儿之泪,此时却如疏勒飞泉一般,哗啦四溅,逆流成何。

  好一会儿,大家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于是援军入城,点起篝火,大开宴会,畅饮欢笑。于是死城疏勒,重沐生机,从绝迹到喧闹,从地狱到人间,一切恍如隔世。

  耿恭终于见到了范羌。历经生与死的重逢,两人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直到几杯酒下肚,耿恭理清思绪,问及情由,这才知道了整件事的始末。

  原来,范羌最终还是用自己的坚持与赤诚,感动了秦彭等汉军将领。他们决定大开特例,让范羌以一小小军吏为代理指挥,独自率两千汉军,翻越天山,去执行最后的营救任务。其他人则带着柳中城关宠等人的灵柩,以及大破匈奴的战利品,踏上归途。

  范羌等人这一路的辛苦自不必多言,连日的暴风雪,让天山上的积雪深达丈余。每前进一点,都有战士因体力不支而倒下,这无疑是一场悲壮的风雪大救援,为了营救同胞战友,他们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

  但事实最后证明,这一切的代价都是值得的。因为它代表了一种精神,见证了一个奇迹,缔造了一段传奇!日后班超能够独力支撑西域数十载而无所畏惧,其力量之源泉也在于此。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汉军面对匈奴一旦形成了这种心理优势,就会一直保持下去,越战越勇。

  所以说,人有时可以选择放弃;但是绝不能放弃选择、放弃努力。一条路,我们要么刚开始就不走,要走就绝不能半途而废,只有这样,我们的人生才能无怨无悔。轻易动摇的人是可耻的。

  安史之乱中期,安禄山的叛军在扫平河北后,挥师南下,攻克洛阳,直逼潼关。同时派唐朝的降将令狐潮领兵4万进攻雍丘(今河南杞县)。雍丘附近有个线来人,先行占领雍丘。叛军到后,张巡身先士卒。率兵直冲敌营,打退叛军。

  第二天,叛军又围上来,在城周围架设了百余门云梯,架梯登城。张巡命令士兵把野蒿浇上油,顺城墙往下投,又一次打退叛军。张巡领兵或者趁叛军休息时出城猛冲,或者夜晚缒墙而下,偷袭敌营。就这样,他率领雍丘将士坚守了60多天,戴甲而食。裹伤复战。打退叛军300多次进攻,杀伤叛军大半,使令狐潮不得不退兵。

  过了两个月,令狐潮又领兵来攻雍丘。此时长安已经失守,玄宗逃往四川,雍丘军心动摇。城里6名很有声望的大将一起找张巡劝降,张巡佯作答应。第二天,张巡召集大家开会,堂上设天子画像,引这6将干前,责以大义,当场斩首。军心大振,誓言守城。

  叛军不断攻城,日子一久,城里的箭用尽。这天深夜,张巡命令士兵扎上千草人,裹以黑衣,用绳子从城头吊下。叛军发现后,马上不断向草人射箭,直到天亮,才发现是些草人。待守军拉回草人,净得几十万支箭。

  第二天晚上,张巡选了500壮士,仍用绳子吊下城。叛军以为又是草人骗箭,笑而不理。于是这500人趁敌不备,直袭令狐潮大营,令狐潮来不及组织抵抗,几万叛军四下逃窜,一退十几里。令狐潮恼羞成怒,继续增兵,围住雍丘。

  又有一日,张巡手下大将雷万春在城头巡视,叛军看到,一起放箭,雷万春一不留神,脸上中了6箭。但为安定军心,岿然不动。令狐潮以为张巡又是拿个什么木头人来骗他,叫来探子一打听,大惊,在城下对张巡说道:“向见雷将军,方知足下军令矣,然其如天道何! ”张巡回答:“君未识人伦,焉知天道!”命令将士出城猛冲,令狐潮忙逃,守军俘获叛将14名,杀死100多人,大获胜利。

  张巡守军不过1000多,而叛军总在几万人。但就这样坚持守了一年。直到一天,张巡接到睢阳(今河南商丘)太守许远派人送来的紧急文书,说叛军大将尹子奇领兵13万,来攻睢阳,请他马上援救。

  张巡赶到睢阳,与许远兵合一处,不过6000余人。许远虽官职更高。但知道张巡善兵,就请张巡来指挥守城。虽说双方兵力悬殊,但张巡带兵坚守,和叛军激战了16天,俘获敌将60多人,歼灭20000多人,使尹子奇不得不退兵。

  一天晚上,张巡叫士兵擂起战鼓。城外叛军听到鼓声,连忙摆开阵势,准备迎战。等到天亮,却还是没见守军出来。尹子奇派人登上土山向城内眺望,只见城里静悄悄,没什么动静,就命令士兵卸下盔甲休息。叛军紧张了一宿,都倒头睡去。就在这时,张巡和雷万春、南霁云等十几名将领,各带领50名骑兵,同时从各个城门杀出,分路猛冲敌营。叛军没有防备,顿时大乱,又被守军杀了5000多人。

  张巡想在尹子奇出阵指挥时射杀他,但尹子奇平时上阵,总让几个人和他一样的打扮,无法分辨。有一次,两军对阵时,张巡命士兵把一只用野蒿削成的箭射到敌阵。叛军士兵拾到这箭,以为城里的箭用光,急上前报告尹子奇。待尹子奇把蒿箭刚拿到手,城火上的张巡吩咐身边的南霁云箭射尹子奇。南霁云一箭过去,正中尹子奇左眼,顿时跌下马来。张巡下令出城冲杀,又打了个大胜仗。

  尹子奇攻城未果,反失一目,哪肯罢休。把睢阳围得更紧。城外的叛军越聚越多,城里的守军越打越少,到后来只剩下l600多人。还断了粮食,士兵们连树皮、茶叶和纸张都吃,一个接一个饿倒。

  无奈之下,张巡只好派南霁云带领30名骑兵冲出重围,向临淮(今江苏睢宁西北)守将贺兰进明借兵。贺兰进明害怕叛军,不愿出兵救睢阳。但他爱惜南霁云勇猛,召集于下设宴招待南霁云,想留下南霁云为自己所用。南霁云知道贺兰进明不肯借兵,哪里有心吃饭?他咬下自己一个手指,流着眼泪说自己未能完成使命,留下根手指作为来此的见证。

  南霁云离开临淮,又从别处借兵3000,回到睢阳。被叛军发现,一场血战之后,才进了睢阳。张巡和许远知道没有借到兵,两人反覆商量后,认为睢阳乃江淮屏障,为阻止叛军南下,唯有死守睢阳。

  城里粮食没了,就吃树皮,吃战马,连麻雀老鼠也吃完了。城里所有的将士和老百姓明知道守下去毫无希望,也没有一个人叛逃。

  到了最后,全城只剩下400余人,尹子奇又率领叛军用云梯攻城,城头上的守军饿得连拉弓箭的力气都没有了。

  睢阳城终于陷落,张巡、许远、雷万春、南霁云等36将皆被俘。不降,全部被杀。

  睢阳陷落的第三天,河南节度使张镐带兵赶到,打退了叛军。再7天后,郭子仪收复洛阳。也正是由于睢阳的死守,整个江淮地区安然无恙。

  我的家乡,是山东普通的一个小村庄,1942年,日寇来到了我的家乡,对我党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家乡军民在芦苇荡里,与日寇展开厮杀。

  ,日寇集中了第六混成旅团、青岛和潍县的伪军2个团等,共5000余人,外加骑兵300人,汽车百余辆,装甲车3辆,五路分进合击,向我家乡扑来,将清河军区司令部、清东独立团、清东地委、清东专署及县民主政府机关、县大队和部分群众重重包围。

  枪声开始从东南方向传来,战场指挥杨国夫立即命令部队向南撤,并命令机炮连副连长带一个排断后掩护。战士们忽而向南、忽而向东,利用复杂的地形和芦苇荡作掩护,与敌人巧妙地周旋了好几个小时。同时,杨国夫认识到突围很危险,赶紧让人把文件都烧了。而这时,警卫班已有3名战士中弹牺牲,部队伤亡也很大,大家都担心杨国夫的安全。

  而杨国夫则在前头继续观察敌情,以便随时捕捉战机,他看到正南方向一带只有零星的日本通信兵,他当即把突围方向选在南方。杨国夫刚下达命令后,尚未来得及行动,警卫员王来西却已跳上杨国夫的枣红马,挥舞着刀向东方向冲去。他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果然使敌人产生了错觉,误认为是八路军突围了,立即集中兵力猛追。杨国夫指挥部队向南方向突围,大家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奋勇拼杀,终于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而王来西挥刀跃马,冒着枪林弹雨驰骋时,身上多处中弹光荣牺牲,把一腔热血洒在了这片华北热土。

  ,1942年10月10日,日军集中敌伪7000余人,对家乡的抗日根据再次进行扫荡。因为扫荡的时间发生在农历的九月初六,

  此次战斗是清河平原抗日斗争史上最激烈、最惨痛的一仗。八路军以不足千人的兵力,顶住了7000多名武器精良的日伪军武装,经过浴血奋战,致敌死伤200余人。由于敌人对逃难的群众疯狂扫射,当时仅死于湖中的就有200余人,连外线余人被杀害。

  El pueblo unido jamas sera vencido.

  围城之时,穆罕默德二世提出,若果投降,罗马皇帝可以生还,并保有米斯特拉斯。君士坦丁十一世回覆道:

  献出这座城市的决定,已经超出了这座城市包括我在内所有人的权限。我们已经作出选择,决心以自由之意志殉城。

  (Τὸ δὲ τὴν πόλιν σοὶ δοῦναι οὔτ ἐμὸν ἐστίν οὔτ ἄλλου τῶν κατοικούντων ἐν ταύτῃ• κοινῇ γὰρ γνώμῃ πάντες αὐτοπροαιρέτως άποθανοῦμεν καὶ οὐ φεισόμεθα τῆς ζωῆς ἡμῶν.)

  历史记载的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最后一句话是「这座城市已经陷落了,但是我还活着」(The city is fallen and I am still alive),随后脱下紫色皇袍,冲进了奥斯曼人的阵中。

  淮南三叛之第三叛,诸葛诞兵败,城破被杀。手下数百亲兵被俘。胡奋枭诞首级,出示众人,称降者免死。众人皆称:“为诸葛公死,不恨”。每斩一人,便再问降者免死。直至杀尽,终无一人投降。

  这是三国演义后期的故事之一,不如前期的故事般广为流传。诸葛诞的才能、地位和名声也远不及诸葛亮和诸葛瑾。尽管演义中将他的起兵美化为替曹爽报仇,实际更多地是为了自保。结合起兵前后的一系列动作,将他的兵败身死称为咎由自取也不为过。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却有数百义士为他死节。

  每次读到这里,以及豫让为智伯刺赵襄子、田横五百义士的故事,都会感慨,这些史书上的失败者们究竟有着怎样的个人魅力,才能让麾下壮士为之死节?这些史书上不曾留名的义士们究竟受了怎样的国士待遇,有着怎样的人生理想,才能在生死关头慨然赴死?这些疑问都已无法解答了,只能从史料的寥寥数语中慢慢体会。

  从632年开始,萨珊波斯逐渐被阿拉伯军队(大食)蚕食,波斯国王伊嗣俟(唐称伊嗣候)无计可施,出奔吐火罗,可在半道被大食截杀。

  其子卑路斯成功抵达吐火罗并遣使唐朝求援,高宗认为过远无法援救而拒绝出兵。卑路斯于龙朔初年再次求援,高宗决定派使者到吐火罗地区分封州县,以疾陵城为波斯都督府,卑路斯为都督,但很快波斯都督府即被大食所灭。

  公元662年,唐王朝又册封卑路斯为波斯王。但到674年,在大食的侵逼下,卑路斯无法在西域立足,遂来到唐朝首都长安,唐高宗授予他右威卫将军,最后客死中土。

  但是他的儿子泥涅师师却一直在长安当质子。卑路斯去世后,唐高宗于678年册立留在长安的其子泥涅师师为波斯王。679年,高宗任命裴行俭为“安抚大食使”,发波斯道行军,假借册送泥涅师师之名,实际是在途中袭击西突厥余部与吐蕃联军。当裴行俭率军在碎叶擒获西突厥余部首领,平定叛乱以后,就立碑凯旋,把波斯王子扔在了吐火罗。泥涅师师靠着部众在吐火罗死死撑了二十多年后,终于在708年逃回长安,被授予左威卫将军称号,不久后即病死于长安。

  根据西安出土的《苏谅妻马氏墓志》,一直到萨珊波斯入华两百年后的晚唐咸通十五年(874年),萨珊波斯遗民仍旧保留祆教信仰,甚至还能使用中古波斯文字婆罗钵文,所谓“苏谅”和“马氏”乍看像是中国人的名字,实际是对Sūrēn和Msī这样的波斯名的巧妙翻译。在整整两个世纪后,波斯人仍然坚持使用自己的语言和名字。

  公元前262年,秦赵爆发长平之战,最终赵国惨败。公元前258年,秦赵爆发邯郸之战。

  一部史诗级热血战争大片正在上演,一名燕赵男儿,名为李谈,其事迹在《史记》中虽然只有寥寥数笔,但足够使一个人尽显本色。“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少年出英雄,国难出良将!长平之战,赵国青壮男子几乎丧失殆尽,秦军兵围邯郸,随时破城。在此危急时刻,一少年门客闯进相府,问平原君:“你不怕赵国亡吗”?平原君:“赵亡我则为虏,岂能不忧!”少年说:“军民百姓以骨当柴,易子而食,而你相国确姬妾侍女数以百计,丝绸绣衣,山珍海味。军民兵器用尽,而你的奇珍异宝、铜钟玉鼎完好无损。如此状况,谁还愿意卖命守城?赵亡之日,你将一无所有。若国得保,你又何愁!你应将府内所有财物运送给守城军民,将府内所有人安排守城。既可以解决守城军民的临时补给,也可激发士气!”此少年正是李谈。

  平原君听罢深感有理,毛塞顿开,开始毁家纾难,并招募三千余死士,李谈被任命为统帅。从未经战阵的李谈披甲持剑,他目光坚毅似抱必死之心,令城上军民擂鼓助阵,摇旗呐喊,李谈则亲率三千死士冲出城门,杀声震天,李谈一骑当先奔向数万秦军军阵!秦军措手不及,李谈所部人人面目狰狞,以一当十,左冲右突,鼓声震地,血雾漫天,阵阵厮杀过后秦军不敌,号称虎狼之师,携长平大胜之势的秦军阵脚大乱,竟被打退三十余里,此次突袭为整个邯郸保卫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不久援军来到,邯郸城内守军全部出动与魏、楚三路大军会师,秦军三面受敌,全线迅速崩溃。秦军主将王龁率残部逃回汾城,秦将郑安平所部二万余秦军被联军包围,只好降赵,最后秦国被迫割地与赵、魏、楚三国签订和约,此次战役,秦国损失惨重,大大延缓了秦国统一天下的步伐。

  统帅李谈身中数矢,战至最后一刻壮烈殉国,时年只有十几岁,一代将星陨落,转瞬而夺目,燕赵之地,自古号多豪杰,名于图史者往往皆是。战后,赵国百姓无不落泪感怀李谈,赵王下令修巨墓并予以厚葬,其墓名为“侠士冢”,封其父为“侠烈侯”,封地为谈城,追封李谈为“侠义侯”。

  ----------------------------------------------我的家乡,福建东部沿海的一个县级市。1644年,崇祯帝自缢。消息传来,十几名书生秀才,相聚于一个叫柳池的水潭边,投水自尽。路过的一个卖菜老翁见了,扔下菜篮也跳入水中。

  再说一个。我的学校在市区最高的山上,地势险要。日军占领县城期间,曾把学校所在地作为司令部。在收复县城的战斗中,牺牲了560位烈士。人们把烈士们安葬在学校后山上,并修建纪念碑,刻下英雄事迹。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国军机枪中队长。在战斗中,右臂负伤,血流如注,仍坚持战斗。后胸中两弹,昏倒在地,被部下送往野战医院。国军攻城不利,日军卷土重来,并进攻野战医院。他从病床上跃起,与日军肉搏,手刃几名日军后战死。死前大呼:我已够本,你们继续杀敌!

  如今,他与其他烈士一起躺在学校后山的烈士陵园里。愿学子们的朗朗读书声,能使他们听见时露出笑容。

  我在“江阴八十一日的具体细节是怎样的”这个问题下的回答,刚好能放在这个问题下。文章主体翻译自清·许重熙《江阴城守纪》,我把以前写的复制过来,稍作修改,当作回答吧!

  清军扫平了不思进取的农民军后,顺势南下。他们攻城拔寨,用到了弓箭和长矛,大炮和火枪,一路上所向披靡。

  拨开历史的迷雾,我们最终会看到阳光。但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却不一定能懂得那些死者的坚守和信仰。

  清军在这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抵抗,小小江阴城,竟然让清军折了三个王爷,十八名大将,七万五千余士兵。

  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孙,后来被封为端重亲王的博洛,理政三王之一的博洛、尼堪,以及清恭顺王孔有德,率领二十四万大军,带着两百多门大炮,将江阴团团围住。八十一日,城破,江阴士民九万七千余人被屠。全城只有五十三人,因躲在寺观塔上才躲过此劫。

  时间再往前推一些,南明设立了四个镇。其中江淮地区的办事员名字叫做刘良佐,这位仁兄起初靠跟农民军干仗发家,一路升到了总兵。北京城被李自成攻破的时候,他应同事凤阳总督马士英的热情邀请南下。

  要说时局无力回天,你呢,跑就跑吧,但这位刘同志,他不光跑,还打劫。既然劫都打了,那也能上房揭瓦,房子烧了,那么,奸淫屠掠对他来说,也只是顺便一干的勾当。于是,临淮的百姓听说他要来了,就不给他开城门。

  为此,刘良佐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表示非常生气。不过对付这帮刁民他还是有办法的,他嘱咐部队狠狠地打。部队就狠狠地干临淮,可惜干了好久还是没干下来。

  多铎说要去收了刘良佐,连毛带刺儿,统共领来了三百人。三百人在刘良佐跟前谈判,刘良佐知道,多铎带的人虽少,但他的背后,是几十万大军。所以多铎把刘良佐吓得不轻,刘良佐选择投降,他带着十万大军。

  规则刘良佐是知道的,入派随礼,天经地义。你刘良佐投降,光磕头是不行滴,还得拿钱。可是只献宝也不行,还得杀几个明朝的将士给我看看。于是刘良佐亲口答应要捉南明的宏光皇帝给清廷当见面礼。

  刘同学以为,只要老老实实地为清朝打工,未来就能混个挺不错的职位。然而,接下来的故事,却远远超乎了他的意料。

  多铎下令,常州各县的都要听取号召,不要不知顺逆,请大家表表决心,拥护我们的领导,顺便把头剃了,我在这儿等着呢。

  负责通知的传达员当然要选明朝的官员,被选中的,是明朝御史刘光斗。刘光斗把文件都下发,各地均积极回应,毕竟明朝官兵都撤了,留下一帮手无寸铁的士民,也不能等着挨刀不是么?

  江阴没动静这事儿这让刘光斗很纳闷儿,毕竟这种事,回复就意味着不必挨砍,不回就意味着有情况了。那时候,网络不发达,所以两下里沟通起来非常费劲,刘光斗决定亲自到江阴走一趟。

  县令滚蛋让刘光斗很为难,因为这位县令并不是贪生怕死才滚蛋的,他只是不想跟着清廷干,他这是辞职,是为了表明自己不合作的态度。刘光斗认为,既然县令跑了,接下来只管按官衔大小往下撸就对了。于是刘光斗问参将张宿,可否帮忙传达一下朝廷的旨意。

  江阴没有县官,江阴的百姓也很着急。于是士民推举莫士英当代理县长,相信莫县长能主持大局,但这似乎是大家的一厢情愿。

  莫代理很清楚现在的局面,刘良佐和刘光斗是识时务者的正面教材,而那些辞官跑路的官员都是不知顺逆的傻逼。他赶紧把县里的名册整理后交了上去,又拿出仓库里的钱贿赂刘光斗。

  碰见天赋比他高的,就只能干瞪眼了。一位名叫方亨的同学出现了,他是明朝的进士,家住河南。在河南还没动静的时候,他就主动跑到清军前献宝。可以说,在跪舔这个方面,方亨同学完爆莫士英。

  方亨来了之后,便把莫士英挤到了一边。莫士英为此非常苦恼,但他也苦恼不了多久了,因为不久后,他将和方亨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江阴来了四个清兵,方亨很客气地接待了他们。他们是来督促办案的,因为豫亲王多铎已经下发了剃发令。

  这不是什么难以执行的任务,方亨很快就把告示贴了出去。然而,江阴大概是见了鬼了,第二天就有人要求留发。要求留发这一点很容易理解,披发左衽的那是异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你剃发是你的传统,我蓄发是我的习俗。方亨听完大家的简介,就开始发飙。

  他发飙是必然的,因为他是在执行任务,万一上司看到他的任务没完成,官可能就没得做了,一切富贵,都将归于浮云。一切努力,等于白费。

  和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清初的剃发,并不是和清廷戏里头演的一样。它是分时期的,下图里的第一个才是清初要求剃的发型。

  常州府下达的是加强版的剃发令,把剃发和生命结合到了一起。这是后世尽人皆知的句子,随便了解点儿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后来老乡把剃发的师傅叫做“逮着”,其实就是“待诏”。所谓的待诏,实则是政府派理发者巡街,碰见不符合规定发型的人就摁住给他理发。

  他把这句话告诉给秘书,让秘书多多地抄写公告,抄写完后发布出去,也好让大家知道朝廷对于剃发的决心。

  方亨虽然也是读书人,但却是个粗鲁的人,归根结底是个简单粗暴的家伙。他撸起袖子就要冲秘书抡王八拳,然而在众人的保护下,方亨的王八拳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方亨同志抡空王八拳的举动让北州的一位少年非常气愤,他更气愤的是,当满清的顺民也不是不行,但你让人把脑袋瓜子刮成半个光瓢就太欺负人了,改朝换代可以,但你剃那发型算什么?这他妈什么信仰?

  当时苏老师带着人来给自己的学生贺喜,看见这群人闹事,于是指着人群就骂:“你们这群奴才,个个都该死!”

  苏老师这习是白学了,不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千万不能惹众怒。带头的又是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当时就把苏老师和他的助理拖过来一顿狂揍,活活打死了。

  老师都死了,方亨不能不出来了。他出来就吆喝,说要抓带头闹事的。于是他自己也被拉了过去,人群把他挤在了中间。

  这个时候,方亨终于想起羡慕他的莫主簿。他喊老莫,却发现老莫在人群里踉踉跄跄地抬沟子跑了。

  他想到如果自己再不服软,应该一泡尿的工夫内,就跟老师一个姿势躺地上死了。于是他说大家别闹了,不剃头就不剃头,我答应帮大家给朝廷写申请!

  是县里的小公务员告的密,因为方亨的老师是个傻逼,所以方亨自己也是个傻逼,傻逼是不知道不能在人多的时候瞎叫唤的。搬救兵围城的事,方亨骂骂咧咧地写,骂骂咧咧地说,就差没让门房老大爷听见了。

  于是大家又就把方亨抓了起来,大家抓方亨是想让方亨再写一封信,不要让朝廷出兵,并且要求不要剃头。可惜方亨是有骨气的,他表示这种信他是不会写的。大家商量着再让方亨上台,但方亨表示,我上台可以,但所有闹事的都得死。

  所以我们发现,江阴百姓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不怕死,他们怕死,怕得要命。他们只是希望有一个人能为他们主持公道,缓和一下气氛,甚至求一求清廷放了他们的头发一马,但任何请求都是不可能的。

  典史是中国古代官名,设于州县,为县令的佐杂官,但不入品阶、“未入流”。

  随后,陈明遇召集大家在公堂开会,公审细作。细作交代出了其他细作,算起来有七十多个,他们奉了常州太守的命令,准备举火为号,开门迎接清军进城。

  众人分头搜捕细作,把细作斩首,还从一个青衣人的身上搜出了地图。地图上画着兵马进军江阴的路线和江阴守军的各个埋伏点,据细作交代,沈曰敬和吏书吴大成,任粹然等人,在马三家里商量着如何血洗江阴城。于是众人把沈曰敬揍了个半死,把马三和吴大成凌迟处死,任粹然也受刑,临死前没忘了吓唬别人,他说清军很厉害,你们要小心。

  他们不仅要血洗江阴,还血洗过扬州、济南和大同,杀八十万人是杀,杀一千万人也是杀,只要不配合,就得杀,杀多了就怕了,怕了就服了,不用跟他们讲道理,谁赢了谁就是道理。

  江阴的举动受到了周遭的关注,乡里的义士听说后,纷纷前来投奔,足足凑了十万人。

  因为细作没了动静,而且综合信息来看,江阴似乎气势汹汹,所以清军也不敢妄动。打头炮的清军遭到了部分袭击,而原本只想浑水摸鱼的清军水师,还没干仗就已经被团灭了。

  水师的领兵是一个名叫王良的家伙,他本是江阴人,干过几年黑社会,领导过一些事业,在江阴也算有名。船队路过双桥的时候,围观群众,主要是农夫,骂王良骂的很难听,包含但不限于男女生殖器和十八辈祖宗。

  愤怒的群众拔青苗往船上扔,青苗带着烂泥砸到了挤得满满当当的水师船。那些兵站不稳,纷纷掉进了河里,不会游的都淹死了,会游的更惨,游到岸边就挨揍。

  围观群众太多了,都拿着锄头砸。爬上来的清兵只能跪地求饶,却依然被打死。被打死的清兵塞满了整个河面,堵在了河里的石头上,尸体越压越多,河水为之断流。这一场滑稽的战斗,却让清军莫名其妙地损失了一批水军。

  江阴已经选出大将来了,徽商程璧和陈明遇等人均认为邵康公可以担任大将,负责招兵买马。粮饷、参谋也都有了合适的人选。都到这份儿上了,留着方亨和莫士英也没啥用了,不仅没用,还可能成内应,不如杀了。

  清兵越来越近,已经从城西的营地转移到城南。各地赶来的救兵,本来就属于临时紧凑,几百几千的都有,很能干的有,很差劲的也有。招兵买马的效果很客观,加上援兵和近几天回城的客流,江阴的防备力量又加强了。

  于此同时,清兵在城外琢磨了很久,撤退多日,随即再次压了上来——他们准备动手了。

  清兵感觉江阴是块硬骨头,他们请求部队增援,一口气调来了十多万兵马,那是由三位王爷,一千名将领率领的大军。

  沧海横流,英雄本色,人人应该争当先锋小模范,于千万军中横刀立马,不然怎么能够对得起如此的恢宏气势呢!?

  刘良佐没有错过这次表现的机会,他的兵在西门跟杀出来的城兵厮杀,无一伤亡,却砍死了江阴的五十个出战的百姓。

  清军就很放心了,从东门到北门,分十六营围城。抢了富户,烧了东城,碾压乡兵,自己却只损失了一员骑兵。

  相比较而言,来江阴帮忙的有泗善港的葛畏弼父子就有些拿不出手了。他们带了五百人,本来干的是私盐贩子的保安队,平时不少捞油水,所以来帮忙也没改掉喝酒赌博的习惯,吃饱喝足去打仗,结果全军覆没。

  外围的乡镇上被清兵杀人放火,青烟遮天蔽日,这导致乡里的百姓不等清兵来屠村,主动去找他们拼命的情况。

  大意就是,大家都剃发了,就你们江阴不剃发,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你们怎么就那么特殊呢?不就是换个发型么?难道你们的命还不如发型重要吗?它就这么不值钱吗?你们把头发剃了,我保证什么事儿都没有!

  江阴士民在陈明遇的主持下开了个会,会议研究的内容当然是如何回了这封信。眼下的情况是,几千年来,中国改朝换代,我们也不是不知好歹,也不是不去归顺,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侮辱人的。清兵奸淫掳掠,坏事做绝,苏杭还没有定局,江阴也绝对不会偷安。陈典史回信了,回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回信的内容着实把清军气得不轻,立功心切的刘良佐更是火冒三丈,他让军士散开,去周遭剽掠。人可以随便杀,钱可以随便拿。

  清兵的扫荡,把江阴周边乡镇的游勇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些平日里扛着锄头劳作的农民,也没必要单枪匹马跟他们硬干,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都逃跑了。

  劝降只是手段,等开了城门,也得把城里的人斩尽杀绝。刘良佐就是这么想的,但城里暂时还进不去,只能派人去追逃跑的乡兵,追到就杀,一个不留。

  刘良佐把周遭的乡村剽干净了,就专心致志地攻打江阴城。攻城军,弓箭手上万,这些弓箭手目前的任务就是往城里放箭。

  而江阴城内对付落雨箭的方式也很简单,拿个锅盖就挡住了。不仅能挡住,还能回收利用,一天能回收个几十万支,收获相当丰富。

  陈典史虽然在巡城劝慰犒劳,但他却一直不担任主帅。这倒不是他害怕,他要是害怕,早就跑了,留在这里巡城干什么?

  阎应元,北直隶通州人,原是个武生,后来当了京仓大使,以前当过江阴的典史,虽然现在已经不干了,但他的名声依然不亚于战国的那几位君子。

  在任期间,阎应元的德行与陈明遇一般,却比陈明遇更加有指挥若定的能力。他是个能文能武的帅才,头脑清晰,有着超强的策划能力和执行力。

  问题是,人家本来已经跟江阴没什么关系了,发生这种要命的事,能躲的都躲得远远的,谁还愿意干这苦差?

  一路走到城门附近,阎应元把闻讯赶来的老乡打发走了,老乡带着粮食,原本是想进城共同抗战,却被阎应元劝走了。是的,打仗这回事,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就能行的,羸弱与乌合到了战场上等于炮灰。

  但阎应元要进去,他带着四十来个家丁入城后,首先就命原兵使徐世荫、曾化龙开始造火药,这两人都是他的老同事,论业务他是无比熟悉的。然后,他通知城里的有钱人出资当军饷,统统放到察院,一一记录,公开透明。随即开始统计人数,清查全城户口,登记在案。整饬服饰和兵甲、旗帜,并对各门的镇守作了安排:

  清军主帅震怒,命九员虎将爬云梯登城,他们以为江阴城上的这些守兵是连民兵预备队都不如的乌合之众,却不知城中的一切都已被阎应元等人安排得有条不紊,妥妥当当。就比方说有人爬梯子上来,就由长枪队上前刺他们。这九位,死了四个,残了五个,其中有个身重三箭的,有个脑袋被削掉的,有被火烫死的,还有个活活摔死的。

  城下的二都督,一路从北打到南,打北京,杀南京,从来就没这么费劲过,怎么江阴拳头大的地方,愣是打不下来呢!?

  于是下令,十营兵选数员猛将,派兵赶快扎十张云梯,在第二天分十处登城,如有退却,格杀勿论。

  清兵想起了用掩体挡着前进,于是城墙上的守兵就改用火箭射他们,偶尔送他们点儿惊喜好礼油泼面,一把火就烧起来了。

  二都督防护很严密,他穿了三层甲,腰里别了两把刀,肩上也插了两把小刀,身先士卒地爬上了云梯。

  二都督真的爬上来了,石头都砸不懵逼,可见二都督有着极强的抗击打能力。二都督爬了上来,抽刀就开始胡逼砍,他的力气很大,没人扛得住他。就算有人刺到,因为他穿了三层甲,比犀牛皮还结实,大家也奈何不了他。

  一时间,刀子和枪头雨点一般刺过来,一个姓汤的小孩拿着镰刀勾住了他的脖子,拉断了他的喉管。

  清兵本来都退下去观望,看见主将死球,也不敢动。眼见尸体掉下来了,都过来抢尸体。此时城上忽然响起了梆鼓声,这是砸石头的号令,既然清兵过来抢尸,不妨让石头也凑凑热闹。砖头和石块纷纷如雨下,又砸伤了一千多人。

  刘良佐急了,没别的办法,他分析,如果出钱,江阴人肯定就会把脑袋还给他了,这脑袋江阴人自己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于是让人带着钱过来求。

  城上的人把银子用银鞘吊上去,一群人在下面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城上的人有什么表示。于是他们喊:“还我王爷的头!”

  最终二都督的头还是扔给了清兵,那是因为清兵求得太烦人了。城上的人已经无法忍受那种鬼哭狼嚎式的恳请,加上本来就收了银子,哪能不办事呢。

  清兵接连的失利让薛王非常愤怒,他只能要求更多的人马前来江阴助阵,而北州那边薛王的营帐,已经开始采取柔化政策了。刘良佐也写了一首劝民歌。

  薛王的招安我们也见过,无非是里面的人听好了,投降可免你一死,你们谁想投降,放下武器过来就可以了。可惜嗓子都喊哑了,别说降兵,连个屁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江阴的四个生员前来商议投降大计。

  薛王是明智的人,看得出他们是典型的汉奸,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只要给他们钱,让他们回城宣传他的怀柔政策,领着人前来投降,官不敢说,利肯定是有的,幸福大大的。他给了这四个人每人一锭大元宝,那四人回城,就开始了活动。

  这四个人回到城里,见到了阎应元和陈明遇,是他俩安排让他们去的。四人在诈降中看出了清军的破绽,他们表示,只要有一百多位敢死之士,事情就有得做。这一百多投降先兵,前面几个人拿着降旗,后面的人抬着银子。但里面并没有银子,全是火砖。只要薛王的营门一打开,这些火砖就会发挥他们的威力,因为火砖就是炸弹。

  薛王还是太轻敌了,当他满怀喜悦地接受这些财宝的时候,火砖也被引燃,薛王营地一顿连环爆,营帐附近的人全被炸死了。死了两千多人,其中包括两名上将,薛王本人也只剩下了一颗脑袋。薛王死了,由十王负责给他收尸。而深入敌军营地的死士,又是何等的心情呢?

  城上对清军的攻击方式主要是火攻,石攻,以及骂攻。火攻用的是火球和火箭,石攻用的是石头和砖头,对于居高临下的人们来说,这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至于骂攻,也只是辅助作用。你想登城,就得靠近,你一靠近,我就拍砖。你来我往,拍死了几百个。作为一名优秀的统帅,刘良佐感觉颜面无存。

  他让人造了一个巨型的牛皮帐,用来挡砖头,但这个大帐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它虽然不怕砖头,却怕火。城里的人把桐油熬得冒烟后甩到营帐这边,营帐就烧出了洞。江阴人拉的屎也舍不得扔,都用机炮给甩了下来,作为送给清军的开心小礼物。

  此外,城上的人还发挥了各自的特长,有人制作了一种类似于钓鱼的大钩,把人钩上来斩首再扔下去。

  他率领一千勇士下城,突入敌营,连抹带刺,杀数百人,随即火速撤离。等其他清兵的其他营来救的时候,他们只看见了同伴的尸首。

  刘良佐是受够了,把营挪了地方以后,找到了十方奄的僧人,让和尚跟阎应元讲话。和尚的工作做得不是不尽心,都哭了,也没感动城上的人。刘良佐打发和尚滚蛋,自己上马,只身向前,他要跟阎应元谈谈。

  这也许没有好和坏的区别,刘良佐认为他是对的,所以他要和阎应元直接对话。

  “江阴士民,三百年来食毛践土,深戴国恩,不忍心望风投降。我是大明的典史,绝不服待二君。将军身为侯伯,手握重兵,进不能恢复中原,退不能保障江东,又有什么面目来见我江阴的忠义士民呢?”

  但他和阎应元以前是朋友,他觉得还可以再试试。于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骑上那匹马,来到了城下。

  没想到这次嘴还没张开,就享受了火炮齐发的礼遇。他忙不迭驾马奔逃,回头望着朝他发炮的江阴人,大声嘶吼道:“你们没救了!”

  贝勒打完松江,就来到了江阴,还带来了二十万人。他问过情况后,就把刘良佐狠狠骂了一通。打一小小江阴,这么久还没攻下,而且还死了那么多人,证明刘良佐这个人是很没用的。在指责刘良佐办事不利后,他亲自爬上君山,查看了一下地形。

  贝勒是个优秀的军事家,他认为,江阴城就好比一艘船一样,南面是头,北面是尾,要打南北两面,恐怕是白费力气,应该集中优势兵力猛攻中间。只要用铁炮打出个大口子,撕开江阴的防线,江阴就是我们的了。

  这段时间,江阴城上出现了很诡异的事情,首先是大家看见一个少年将军杀下城去,手里拿着画戟,冲锋陷阵,锐不可当。等战斗结束后,大家都在关心这位少年的去处,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于是大家传言这个人可能是土神陈烈士,城里的人纷纷前往庙里祭祀。

  又有一次,大家看见绯衣大将三人登城指挥,将清军挡得无可奈何,等大家问他们何方神圣的时候,却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众人将舁关帝、睢阳王、东平王、城隍神像都抬到了城上,给他们盖了黄盖,在城墙上巡楼。

  这是宋朝的文天祥写的《正气歌》。在百官和侍卫溃散不堪的时候,嵇侍中俨然挺立,以身捍卫,兵交御辇,飞箭雨集,旋即遇害,血溅御服,天子深哀叹之。

  而所谓的颜常山,名字叫做颜杲卿,与颜真卿同为颜之推的六世孙,在被安禄山抓捕后,咒骂不绝。

  但这无关紧要,在可以领军的时候,他率领军队英勇奋战,军队战败,他独自战斗到最后一刻。面对这样一个导致生灵涂炭、自以为是的家伙,就算被俘也不能屈服。手臂断掉,就用脚踢他,脚再断掉,就用牙咬他,牙被打碎,就大声骂他,连舌头也被割的话,就用眼睛瞪他。

  安禄山从颜杲卿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是坚定,他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难道跪地求饶真的那么难吗?

  他不会知道,在后人的心中,常山的那位颜太守,就算变成了鬼,也是不屈的灵魂。而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贝勒的铁炮阵还是有些作用的,一颗铁炮打中了阎应元的右臂,也轰开了城北的角落。但这个裂口第二天又完好无损了,这让清兵感觉日了狗了,他们想不通阎应元是用什么方法把裂口一夜之间就修好的。

  直到次日,十王爷带着的清兵终于见识到了阎应元的组织力。原本计划主要攻打东西两门,没什么卵用之后就又开始打北门。北门的阎应元让城上的每个人都拿着一块石头,等清兵组织摸索式进攻,就把石头堆得像山一样,清兵抬头望着这连绵磅礴的圆石山,怕了。可想而知,如果谁敢靠近,不敢说死,被砸成傻逼总是没有问题的。

  十王让人准备了一百门各式大炮(从各地缴来的),集中炮火猛轰东南城角。十王对这种打法很有信心,他领着上将四人,亲军二百四十人在台旁。阎应元看见十王在下面指挥轰城,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计可施了。

  十王被炮干死的时候,汤大力士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听力有问题。但他看见十王和四将以及那二百多个清兵葬身火海,一把黄伞被炸飞,从天空中慢慢飘下来,还看见不知道是谁的一根腿,穿着靴子从半空落了下来。

  半夜出去烧营的敢死队员收获颇丰,清兵在这里呆着很难得到便宜,就又有人溜出去,到乡镇上抢劫去了。

  敢死队员周祥、金满、李芳、针子四个人回到城里,阎应元让人赏赐他们每人一两银子,但管这事儿的夏维新、王华只给了他们每人六钱。大家知道了,就来闹。不得已,阎应元把这俩贪赃的家伙杀了。

  然而夏维新和王华并没有贪赃,也犯不着克扣那四钱银子。只是因为清兵围城日久,城中的赏金快要发光了,再这么大手大脚,恐怕会误事。江阴城里的百姓日夜不能安歇,自然十分疲惫。有些人想着叛逃,不过,叛逃这种事,去了清营是要献宝的,没钱献,当然就得有情报。于是,凡是有二心的,被发现会立即斩首。当然已经剃发投诚的也不是没有,有位杨营长搜刮了民财,宰了牛跑到刘良佐那里献宝,刘良佐发给了他一面大旗。刘良佐不敢来劝降,他就让杨营长来劝,杨营长来了,也被火炮给干回去了。

  这天,江阴有大批来投降的,这说明抵抗也快撑不住了。刘良佐起初很高兴,但想起之前的诈降,怕自己也死球,于是嘱咐手下说,你们呐,拿衣服,必须看看城上的守兵剃头了没有才行。大家一看,果然没剃。

  贝勒也来劝,说只要把“大明中兴”旗给拔了,换上“大清万岁”旗,再把四个门的门将斩了,其余的一律无罪,就算不剃发也行。这是个大好的消息,因为大家就是不想剃头,仅仅为了守住这最后的底线,终于让贝勒做出了让步。

  大炮轰城,震荡不绝。护城河也因为大雨的缘故,变得又宽又深。阎应元派游泳健将陈宪饮带着一批人游过护城河,偷偷钉死了清军的炮眼,大炮的炮弹是充足的,只是把炮眼钉死,是打不出炮弹来的。

  阎应元出这几个兵,目的就是延缓清兵炮轰的时间,从而抓紧时间修好开裂的城墙。刘良佐修大炮修了两天,修好以后怕阎应元晚上再派人来捣乱,干脆直接让人不分昼夜地轮番上班,炮轰城墙。城里的石灰快没了,粮食也快吃光了,贝勒知道这个消息后,决定留下四万人让刘良佐指挥,自己带人离开这里。

  他大概知道,只要这位贝勒爷走了,江阴城的得与失就全落自己头上了。他对阎应元再熟悉不过,面对这个死脑筋的前朋友,他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对他的感受,或许,就现在来说,其实就是怕吧。

  面粉被做成了月饼,分发了下去。剩余的粮食从民间征集,按照数额限量领取,不得提前透支。谁也不会想到,眼看就要饿肚皮的时候,从八月十三到八月十七,阎应元居然连续发了多天的赏月物资。

  商人重利轻义,但程璧应该是个例外。在江阴被围的时候,他原本可以躲得远远的,但他却拿出了自己家的十四万两白银用于军资。清兵气势汹汹时,他又独自一人跑到外地求援,一路被拒绝多次,却始终没有放弃。

  我不太懂,是不太懂他为什么这么坚持。城里的阎应元和陈明遇,在八月十五那天为大家组织了一场隆重的庆典,琴瑟笙箫,霁雨初晴,皓月当空,在苍茫的原野上,清兵也听到了来自城里的歌声。

  刘良佐坐不住了,他不能任凭这群顽固搅扰自己的军心,他也创作了一首劝降歌,让士卒进行大合唱。

  大合唱是振奋人心的,刘良佐也为这次赏心悦目的表演感到高兴,于是在阵仗中喝酒,显示出了一名指挥官应有的淡定从容。

  贝勒带着人马到君山查看形势,也被大炮干准了一回,骑兵被打碎了,马匹乱闯,差点连贝勒自己也被踩死。清军又从南京运来了二十四门大炮,非常大,一艘船只能拉一门。他们抢了百姓家的铁锅炼成炮弹,每一颗都重达二十斤。乱炮轰城,江阴城摇摇欲坠。不巧的是,炮轰的时候,天上下起了暴雨。

  据说清兵听到了鬼叫的声音,城里的人,也看见城中空旷的地方有数万只白鹅,可走近一看,又消失了。

  清军的所有大炮集中轰击江阴城的东北角,大炮的铁球轰进城内,陷入土地数尺,而轰炸到城墙的炮弹,将城墙炸开了一个个口子。清兵摸了过来,躲避炮轰的城民以为外面还在放炮,却不知道清兵后来放的是空炮。

  早晨的时候,清兵探头看城里的情况,发现城中部队排布有序,不敢轻易压上。

  写罢,率领百余人上马格斗,进退八次。人群要向西走,但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阎应元望着众人,缓缓说道:“我的任务完成了。”

  言罢,拔出短刀刺穿了自己的胸脯。但他没有立刻死,于是跳入前湖之中,又被百姓救了上来。刘良佐来了,他派人来抓阎应元。

  刘良佐看见阎应元的那一刻,哇地哭了起来,他拍着阎应元的肩膀,不停喊着:“你这是何苦啊!”“可是你又何必哭呢?我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想着活着回去。快点把我杀了吧。”

  贝勒博洛在县衙里等候多时,他很想看看这个阎应元究竟有什么能耐,能把清军挡在城外八十天。贝勒盯着他。

  随即阎应元破口大骂,一个小兵用枪刺他的小腿,血流如注,他倒在了地上,依然咒骂。

  第二天清晨才没了动静,才发现阎应元死了。阎典史,以不入流之士子的身份,连同陈典史,率领民众抗击满清侵略军八十一日,英勇就义,其精神定当同日月一般,万古长存。他留给人们的,是八十余天荡气回肠的往事。

  陈明遇巷战而死,全家投水自尽。(也有人说他并非战死,而是在那天关上了衙门,全家男女共计四十三人焚火自尽。而他自己持刀与清兵巷战,全身血肉模糊,倚靠墙壁站立而死。)

  中书戚勋,入城协守,最终耗光了所有的力气,临死前在墙上写下:“戚勋死此。”他的妻女也全部殉难自杀。

  与此同时,百姓无一人顺从,纷纷慷慨赴死。清军下令,从东门出去的不杀,小于十三岁的不杀,可惜,江阴的男女老少,投水、蹈火、自刎、自缢,内外城河、绊河、孙郎中池、玉带河、通塔奄河、裹教场河里,都填满了尸体,层层叠叠,仅仅四眼井中,自杀者便有二百余人。

  他们表示,其实这一切都怨不得我们,都怨你们不知道好歹,现在好了,我们来了,所以你们也别躲了,我们会严肃军纪,给大家营造一个和谐安全的环境。

  最后要说明的是,我将江阴八十一日的历史整理成白话,并不是要彰显什么汉人的骨气,也并非为了让人认清什么满清罪恶的历史。有人说要把鞑子杀回去,这就是典型的脑子浑了,似乎并不知道历史上农民军自己发动的屠杀与此别无二致。

  对照历史记载,清军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死了三个王爷的说法,军队的人数好像也不太对。清朝的历史书里,也没有记录这八十一日战斗的过程。而这一切,恰恰证明了这正是幸存者的见闻,因为幸存者的听闻是不一样的。而把不干净的历史抹去,这是胜利者常用的做法。可胜利者不可能将故事就此一笔勾销,往后的日子里,人们偷偷怀念那壮烈的战场。乾隆看内部资料,读到了多尔衮给史可法的劝降书和史可法的回信,看完以后,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他感慨道,史可法之支撑残局,力矢孤忠,终蹈一死以殉。又如刘宗周、黄道周等之立朝謇谔,抵触佥壬,及遭际时艰,临危授命,均足称一代完人。

  乾隆让人修了《贰臣传》,将降清的明朝官员均称为“贰臣”,所以刘良佐再有功勋,在乾隆眼里,他也只是个贰臣。

  他找了两个地方的部队,他愿意自己出钱让部队来帮助江阴,但都遭到了拒绝。后来他去老家安徽找人,可等他到了地方的时候,这里的兵也早已溃散。

  程璧仰天长啸,他再不愿在这样的世界里苟活,于是他将头发剃光,落发为僧,遁入空门,从此不问世事。

  我愿意把江阴人民八十一日的行为比作倔强,就如同一群倔强到不可理喻的孩子。许多人非要让这个没有做错事的孩子认错,我们一群人,看着孩子挨打,直到他因为不认错而被打死,却还大言不惭地问:

  我们成熟,我们沉稳,我们懂得圆滑,也知道适时地卑躬屈膝。我们选择跟许多许多的不合理妥协,假装认可蛮横和无耻,却忘了我们最初的坚持。

  等我们长大了,满怀悲悯地看待这个世界。还是会发现一些东西的,比如在我们的心中,总有一些东西比别人想象得重要。

  我们会拼尽全力保护对我们重要的人和事,尽管在别人看来,那根本就不重要。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那是我们尊严的底线

  俄军特种部队军官普罗霍连科中尉,在2016年3月初在叙利亚巴尔米拉古城近郊独自执行空袭目标引导任务时,遭到IS武装分子围困,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果断通过无线电召唤俄空中战机对自己开火,与包围他的IS武装分子们同归于尽。

  军官:请尽快,剩余的子弹已经不多。他们从四面八方逼过来,我坚持不了多久,请尽快(回复)。

  指挥员:确认可以撤离。请坚持以火力阻止住他们。然后转移至安全地带,空中支援正在路上。请给出联络信息。

  军官:他们靠近了。我已经被包围。(撤离)可能为时已晚。请转告我的家人,我爱他们。

  指挥员:请返回绿线(编注:指政府军占领区和IS占领区的分界线),保持住火力,救援正在赶来。请等待空中火力支援。

  军官:他们在这里。我请求空中打击。请快一点,已经完了。请转告我的家人——我爱他们,我为了自己的祖国战斗而死。

  军官:我做不到。指挥员,我被包围。他们正在这里。我不想被他们俘虏。我请求空中打击。他们会凌辱我,侮辱我这身制服(编注:指俄罗斯和俄军)。我希望能够有尊严地牺牲,希望与这帮狗杂种们同归于尽。请满足我最后的愿望——请求空中打击。他们终究会杀死我的。

  军官:他们在这里。已经完了,指挥员同志,谢谢。请告诉我所热爱的我的家庭和我的祖国,告诉他们,我英勇无畏,我坚持战斗,但我已经无能为力。请照顾好我的家人,为我的死亡复仇。指挥员同志,再见了。告诉我的家人,我非常爱他们。

  军人跑了,但是沈阳的警察们却奋不顾身拿起了武器,与日本侵略军血战,成为沈阳城内唯一有组织抵抗的武装力量。

本文链接:http://jeromeacks.com/dantinggongji/122.html